GRIPPER
寻归 HUNTING THE SNESE
2014-10-28
作者:Terminal A 策划:Pierce.Wei Terminal A
汽车-寻归_01.jpg 汽车-寻归_02.jpg 汽车-寻归_03.jpg 汽车-寻归_04.jpg 汽车-寻归_05.jpg 汽车-寻归_06.jpg 汽车-寻归_07.jpg 汽车-寻归_08.jpg 汽车-寻归_09.jpg 汽车-寻归_10.jpg 汽车-寻归_11.jpg 汽车-寻归_12.jpg 汽车-寻归_13

理想、希望、自我价值……寻找,已是我们活在当下的生活写照。每个人都在前行中不断寻找,寻找那些可以让自己走得更高、更远的动力与方法——可能那是个心底的真理,也有可能是个若即若离的身影,还有可能是个带你一同前进的道具…… 应了当下老板爱跑步的潮流,我和CHI先生的这次会面也相约在了京城跑步圣地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南门。细细回想,与CHI先生的第一次会面要追溯到2004年,那时我俩坐在东方君悦的自助餐厅里,讨论的还是如何成立一个运动鞋设计工作室。现在,我们则坐上他的保时捷911,话题也变成了怎么找到那台最适合自己的座驾。 要知道,坐在一台像保时捷911这样经典的跑车里高谈大论着其他车子,可不像想象中的那么美妙——如同在巴塞罗那圣家族大教堂那美轮美奂的穹顶下谈论后现代建筑毫无美感可言的装饰;或是借着纽约第五大道的阑珊灯火回忆王府井大街或南京西路汹涌的人潮……若不是这些和911相去甚远的车子见证着CHI先生的经历、成长与仍在继续的寻找,我真的很难想像它们真的与眼前这位保时捷车主有过如此亲密的交集。在我看来,CHI先生的故事像是一部没有结尾的励志小说,而这篇小说的序言则是《猫鼠游戏》中的一段台词:“两只小老鼠掉进了牛奶桶,第一只很快就放弃了被淹死了。第二只却不放弃,它猛烈挣扎直到把牛奶都搅拌成了奶油,然后爬了出去。诸位,我就是这第二只老鼠。” 从知道何为青春开始,CHI先生一直扮演着“搅局者”的角色,努力跳出环境和体制施加而来的人生轨迹——这被他称为“生存”之道。在别人上学的时候,他玩起了汽车;在别人玩乐的时候,他进入了国家企业;在别人寻求安定的时候,他挣扎着从国企辞职创业……如今,这位称自己只赚到些小钱的创业者刚刚送给了自己一台全新的保时捷911 Carrera。一切都好像是电影中的Happy Ending,但生活却不会在保时捷911处杀青。 时光倒退到2000年,当时19岁的CHI留学澳洲,那时人民币在国外的购买力尚无法与今日同日而语,为了能让父母的压力小一些,CHI选择去十几英里外的城里打工。他花了2000澳元“投资”了一台比他小不了几岁的丰田花冠。如果不算13岁时与那台5.7L道奇公羊的懵懂接触,这台丰田花冠应该是CHI先生的第一部车。令CHI印象深刻的是,这辆“初恋”服役了不到三个月的时光就因为一次交通事故彻底睡进了垃圾场,而他自嘲地将其总结为“八字不合,来的容易去的也容易。” 之后,趁着在澳洲的天时地利,CHI先后尝试了丰田MR2、日产180SX和200SX,各个都是名噪一方的东瀛神车,后者那台改装潜力巨大的SR20DET发动机完全有能力和魔力让CHI先生沿着这条路继续走下去,但回到国内,他却出人意料地买了一台“S2000”作为自己的代步工具。CHI先生对这台采用纵置4缸前驱布局、上海生产的一代神车如此青睐有加的原因可以简单地总结为两个字——没钱。但连CHI自己也没想到的是,这台被自己戏称为“S2000”的上海大众桑塔纳2000竟然能在身边安稳守候6年,一同跑过50万公里。 那台桑塔纳2000就像个土流氓一样为当时开车风格颇为彪悍的CHI“保驾护航”,而他也觉得当时自己的状态和那台车很像——费劲全力在长安街上与那些大排量的、挂着京A或者白色牌照的车子飚速度。但人家可以在你等红灯的时候一脚油门扬长而去,只留下闻着离合器糊味的你和挂着平民牌照的桑塔纳2000暗自惆怅。 “桑塔纳其实是台被低估的经典车型,等女儿长大以后,我要告诉她,她爸就是开着那辆车奔的三。相信那个时候,这样的车子将是那时老爷车比赛的主力车型……可能这台车陪我的时间太多了,它跟我一样,在这种环境和体制下,一直在隐忍,一直在承担,一直在积攒,一直在寻找……” “S2000”明白,总有一天CHI会把它淘汰掉,而那一天将是CHI迈向另一个人生阶段的时刻。 2010年,CHI用这台叫桑塔纳的帕萨特换了一台叫迈腾的帕萨特。CHI看上了后者那台EA888 2.0T发动机和还算扎实的底子,在澳洲,CHI领教过4缸涡轮发动机那恐怖的改装潜力,想想当年有些关于改装的想法这次可以在迈腾身上一一实现了。 CHI先生当时的改装理念基本就是原厂范儿,因为国产迈腾根本不是个适合大改的车子,前驱车,轴距又不短,砸进去再多钱也不能指望它能有大马力后驱车型那样的驾驶感,所以CHI觉得在能力范围内尽心就好。 “这辆车前前后后折腾了小两年,换车的时候这叫一心疼……KW V2避震;进气一开始用APR的碳风箱,后来觉得洗蘑菇头太特么累了,就换了KN的风格;排气换了一个国产阿姨头段,足够用了;刷了APR的二阶;刹车AP5200和R36的刹车主泵;全铝合金的水箱、S3的全铝中冷;其他的就是底盘拉杆……最后我意淫了个马力,大概270匹左右,在路上扮猪虽然吃不了大老虎,但秒杀个小豺狗还是绰绰有余的。” 回过头来看,迈腾就像个成功未遂人士,你向往成功,向往未来好的生活,那就先开它吧,你会觉得自己越来越好。 “这个社会就是崇尚成功的,崇尚强者的,所以从桑塔纳到迈腾的这个台阶,反映的就是我过去7、8年的奋斗状态。换句话说,咱们这代人混的怎么样,基本从车上就可以看出来。” 确实,车不仅仅可以带着你往前走,也可以带着你往上走,这个上指的就是所谓的阶级地位。任何一种社会形式和政治体制,都不可否认阶级的存在,人分三六九等,不同人的特点、特性和特征注定了他所处的阶级不一样。阶级是不可避免的,也造就了如今丰富的汽车品牌与产品。 “车代表着我当时和现在的状态。你有什么车、你开什么车,在当下的社会确实是代表着什么。虽然大家都觉得自己很超凡脱俗,但很遗憾,你脱离不了阶级。比如说我开辆奔驰,你肯定会觉得是个有钱的小老板,我开个保时捷你会觉得我是个富二代……” “那要是开个奔驰新S呢?” “这就很神秘了……” 事业小有成就,身边的小伙伴也纷纷转头奔驰,CHI先生也没有按捺住换车的冲动。2012年,他忍痛卖掉了一手打造的迈腾,入了人生的第一台六缸车——奔驰E300。这是一台开起来让人感觉很安稳的车子,一台标准中产阶级的居家车。 “别人说我现在开车越来越规矩了,越来越让人踏实了,也越来越像个父亲了。其实责任更多了,想的自然也更多了,不再是路上那个跟别人耍恶斗狠的小伙子了。从一个大男孩到老男孩的转变,就在这两辆车之间。” 但人的生活总会在天平两端不断的上下摇摆之中寻找平衡,这天平的一端是安逸,另一端就是刺激。换句话说,安稳的生活更需要激情来调剂。 尽管是进口短轴版本,但E300这台车连一丁点的运动基因都没有,完全不会让人有冲动和欲望,CHI先生用拇指擦了擦方向盘上那个镶有斯图加特黑色跃马的盾形Logo,自语道:“但是这辆则完全不同……”我依然记得X先生在保时捷里踩下那脚地板油之后,脸上那满足而夸张的笑容——忘乎所以地就像个坐在迪士尼过山车里的孩子。 “但是……我没能在这台车上找到我一直寻找的东西……它的性能和经典的血统令我折服,就像住在了一间超豪华的五星级海景大套房里,很爽很带劲,但住久了,还是会想家。” “如果保时捷不能,那么什么会给你家的感觉?” “应该是一台Golf 4吧……” 不经历一些事情,可能很难理解一个坐在保时捷里的人为何会想念一台Golf。但CHI先生所追寻的,可能是所有人而立之年都想要寻找的一种状态:无论是去哪,只要屁股坐进那张座椅上,左手擒着方向盘,右手抚摸着换挡杆那日渐光滑的杆头,那种状态就会自然而然地遍布全身。 我想,那是一种踏实的感觉,一种深知自己来自哪里又要去向何处的归属感。 对于CHI先生来说,寻归,仍在路上。
标签:
保时捷911 GRIPPER
赞(489)
相关专题
登录 后可发表评论。您也可以使用快捷登录:
0条评论